不要賺最后一個銅板

作者:寶庫斯基

來源:老斯基財經

朱元璋說的話并不管用。

他三令五申,“寸板不許下海”。他下令撤銷自唐朝以來就存在的福建泉州、浙江明州、廣東廣州三市舶司。《大明律》明文規定,造大船去海外賣貨者,要么斬首,要么充軍。

犯了法可能會死,然而,沒飯吃馬上就死。

那些世世代代靠海吃飯的老百姓,不愿意坐視祖傳技藝被扼殺,更不愿意坐視自己和家族陷入困苦生活。

沒有監控沒有互聯網,于是他們勇敢地選擇了流亡。

他們十分熟悉東南亞的海上貿易網絡,把外國人喜愛的瓷器、茶葉、絲綢從大明走私出來,然而運到馬六甲的港口,在此等候的阿拉伯人會用黃金換取貨物。

這些海外華人建設了自己的商業基地、港口設施,甚至還成立了自己的管理組織。

盡管海上有風浪,盡管要為了地盤打打殺殺,但是能把命運掌握在自己手里,能為美好生活而奮斗的日子,就是好日子。

南洋成了這群流亡者的天堂。

好日子總是不長,直到有一天,他們一位叫鄭和的老鄉帶著浩浩蕩蕩的艦隊來了。

于是,他們的首領被消滅,他們用以自衛的武器被沒收,他們的貿易網絡被斷絕。

為什么要這樣對他們?原因很復雜很復雜,但其實也很簡單。

大明朝認為,這些錢應該由他們賺,而不是這些流亡的商販,并且絕斷了民間貿易,官營船隊的貨物也會更值錢。

這叫雙贏。


 1


有了互聯網,一切變得好辦了。

今年6月,滴滴推出社區團購品牌“橙心優選”,創始人程維公開宣布:“橙心優選投入不設上限,全力拿下第一名!”

7月7日,美團宣布成立“優選事業部”,王興表態,社區團購這場仗一定要打贏!

8月,拼多多社區團購項目“多多買菜”上線。

9月,阿里成立盒馬優選事業部,親自下場加入社區團購。

10月,網傳今日頭條上線“今日優選”,成立電商一級部門。不過,今日頭條否認了這一傳聞。

11月30日,神龍見首不見尾的東哥突然出現,在高管會上正式宣布:成立京東優選,親自帶隊下場,打好社區團購這一仗。

一時間,平靜了許久的互聯網江湖又掀起腥風血雨,這個叫“社區團購”的玩意突然成了必爭之地。

這個“大發明”到底是什么來頭?


2


簡單來講,社區團購之后,每個社區有一名團長。由他收集用戶信息,線上平臺再根據用戶需求,進行精準配送。

舉個例子,一個家庭主婦加入了本社區“團長”的微信群,“團長”推了一個雞蛋品類,比社區便利店賣的便宜15%,于是大家紛紛下單,第二天晚飯前去團長家提貨。

這樣的模式到底可不可行,是否提升了效率,得交給廣大消費者來評價。

但是互聯網公司打開市場的最強大武器,就是用海量的補貼提供消費者無法拒絕的低價。

于是,有了9毛9一斤的土豆、1元一包的粉絲、4.9元一斤的雞翅、5.9元20枚的雞蛋……

巨頭們一出手就是10億20億的補貼,菜價比成本價還低,菜市場里的個體戶哪有還手的能力?

有人說,社區團購不是賣菜,也根本不可能滅掉小商販,只是在小商販內部進行了一次利益的重新分配。

還有人說,雖然菜販子很可能失業,但是小區周圍的便利店、煙雜店甚至理發店店主會以“團長”的身份取代他們。個別具備社區關系資源的菜販子,甚至可以搖身一變自己成為“團長”!

把砸人飯碗說得這么有技術含量,我是真的佩服。

 

3


社區團購聽起來很無聊,但這已經是互聯網巨頭們努力編出的新故事了。

用戶增長放緩,流量逐漸見頂,互聯網經濟也從青年步入了中年,從血氣方剛到四十不惑,我們還沒消化完互聯網帶給我們的影響。

實體店很大程度上是自己作的,以宰客出名的中關村的電腦城現在就剩下一家了,這一家也已經奄奄一息,借用劉強東的話:

其實不是京東們革了你們的命,而是你們自己!捫心自問,你們做了多少偷梁換柱的勾當?賣了多少水貨假貨?暴打了多少客戶?這是因果報應!

這段網絡上的評論很好地概括了互聯網帶給我們消費者的實惠。

線下房租高企、質量參差不齊,服務態度也一言難盡,電商對線下實體店進行了降維打擊,這是互聯網做出的貢獻。

自然生長很快見頂,接下來只能催肥。

這幾年,不少互聯網企業用天量補貼吸引新用戶,這扭曲了市場價格,迫使其他玩家出局;天貓、美團被曝出強迫商家二選一,這違反了自由競爭原則;京東、美團、飛豬、攜程被曝出利用大數據殺熟,這不僅侵犯了用戶隱私,還是價格欺詐。

補貼后搶占市場,然后進行壟斷,這是最經典的套路。

互聯網一路高歌,不僅消滅了以前的劣質商家,也令越來越多老實經營的個體戶被逼出市場。


4


這些個體戶沒有做錯什么。

菜場小販的利潤大約是40~50%,數字看上去像點樣,但是損耗很大,對運營要求非常高。

同時非常非常辛苦。工作時間不分寒暑,半夜三更就要起床進貨,不分刮風下雪,一年到頭,只有過年的時候休息幾天,其余的時間都在擺攤賣菜。

什么叫企業家精神?這就叫企業家精神。

但是以后我們不需要這么多企業家了,有那么幾個就夠了。我們只需要給他們打工就行,孩子也要給他們打工。

打工人打工魂打工都是人上人,我不知道這是好事還是壞事。

把一切都搬到互聯網上,點點手機能解決一切需求,我不知道這是好事還是壞事。

我也不知道為啥我們這些互聯網巨頭,一個個光鮮亮麗,張口都是科技大數據,可都一個個把精力放在賣菜賣海鮮這些老百姓的生計上。

我們還有6億人月收入不足1000元,他們當中有不少人靠這些行業維持生活。巨頭們來了,他們只能沉默,只能自認無能。

他們不知道,真正的企業家的使命是創新,而不是收割。而所謂的企業家們知道,但他們做得少,說得多。

 

5


互聯網行業中目前最引人注目的企業,兜兜轉轉,都是在餐飲娛樂購物這些低級市場打轉,好不容易搞個蛋殼公寓,還暴雷了。

“低級市場”這個概念,是法國歷史學家布羅代爾發明的。

他把市場分為兩類,一類是低級市場,包括集市、店鋪和商販。另一類是高級市場,包括資源性產業、交易所和交易會。在他看來,縱觀各國歷史,在初級市場這個階梯上,最完善的經濟組織當稱中國。

高級市場回報周期長有風險,互聯網企業之間競爭太激烈,你不賣菜他就賣,誰搶得多誰就贏,理由總是有很多。

他們有苦衷,大家都有苦衷,我們都在各自的苦衷里度過一生。

馬斯克造火箭,我們賣菜,大家都有光明的未來。

如果沒有鄭和浩浩蕩蕩的船隊,也許我們的海外華人會揚帆起航,駛向更遙遠的大陸,說不定是我們中國人最先發現了美洲,最先發明了公司制,最先研究了萬有引力。

可惜這些都是幻想。

最終,大明朝的海洋戰略還是因經營不善而虧本嚴重。

在朱棣死后,下西洋的船隊被永久叫停,陷入安南戰場的明軍也被迫撤回。鄭和本人亦在最后一次返航途中病逝。

海外的華人也在被大明繳械后失去了保護,活躍的海外貿易失去了活力。再后來便將全部領地又丟給了卷土重來的滿者伯夷。

強者摧毀了弱者,可最后誰也沒有掙到錢,然后系統開始崩潰,直到迎來下一次重啟。

不要賺最后一個銅板,給別人一條生路,也是給自己一條生路。

格隆匯聲明:文中觀點均來自原作者,不代表格隆匯觀點及立場。特別提醒,投資決策需建立在獨立思考之上,本文內容僅供參考,不作為實際操作建議,交易風險自擔。

相關閱讀

評論

    黄大仙三肖中特期期准力 pc单机版游戏麻将 时时乐上海开奖走势图 辽宁娱网棋牌大厅下载 qq游戏长春麻将外挂 qq捕鱼大亨免费外挂 百家乐网页游戏 内蒙古快三3D 重庆快乐10分走势图彩經 865棋牌水果机 哈哈湖南麻将辅助作弊器 四ill熊猫麻将 蒙古十一选五走势图内蒙古 河北20选5近500期走势图 一分彩在线人工计划网 开心棋牌在线玩 上海明星麻将下载安装